烈日下,他们被汗湿透的工装“变色”了



新华社沈阳8月5日电(记者于也童)烈日炎炎,总有人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从藏蓝色到深黑色,从橘黄色到深黄色。汗水,成了晕染他们身上工装的“颜料”。

顶着“炙烤”,他们为铁路线“接骨”

8月5日一早,骄阳似火,人就算站在阴凉下都直冒汗,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沈阳工务段开原综合维修车间焊轨工区的职工们却与“火”为伴。

“焊轨是将两段钢轨焊接在一起,实现跨区间无缝化线路。为铁路‘接骨’,一旦出现差池会影响列车运行安全,所以必须全程紧盯。”沈阳工务段焊轨工区班长张力军说。

焊轨作业的工具、机具重达2吨,工人来来回回要走四五趟才能把所有工具搬到作业现场。由于前一天下过雨,闷热的天气让戴着口罩的张力军呼吸困难,汗水没一会就浸湿了他的工作服。

浇筑前,工人要把焊药加固在钢轨上。暴晒在烈日下的钢轨温度极高,即使戴着手套,大家还是要格外小心手被烫伤。

随着现场进入预热环节,“炙烤”模式开启。700多摄氏度的火焰需要连续燃烧5分钟,人站在2米外都能感受到热浪,耀眼的火光更是刺激得工人们几乎睁不开眼。

张力军却必须紧靠在前,观察钢轨的焊接情况,瞪大双眼密切关注火候。“温度不够钢轨就会乌黑,温度过高会夹杂气泡。”张力军说。站在“火炉”旁,汗水顺着张力军的脸颊流下。

施工结束,张力军像刚蒸过桑拿一样,藏蓝色的工装已经湿透,变成了深黑色。“一段工作下来,每个人至少要喝上六七瓶矿泉水,这是我们工作的常态。”张力军说。

烈日下,她为城市“美容”

城市还在睡梦中,辽宁朝阳环境集团机扫公司的环卫工史忠玲却准时醒来,她迅速洗脸、穿衣。离家不远,就是她的责任区南大街路段。史忠玲拿起大扫帚,埋头苦干起来。“趁着一早凉快多干点,一会儿就热了。”

这些年,朝阳环卫的清扫工具逐步升级,除了原始的扫帚,还新增了电动清扫车。用扫帚清扫完,史忠玲坐上了自己的电动清扫车。“这是我的‘蜗牛车’,它相当于一个户外移动吸尘器,给我们减轻不少工作量,但不‘扛’晒,人坐里面没一会儿就出一身汗。”史忠玲笑着说。

入伏后,朝阳市的午后温度极高,史忠玲虽然驾驶着电动清扫车作业,但毒辣的阳光还是透过清扫车的挡风玻璃照在她身上。不一会儿,她的额头就沁出了细细的汗珠,身上橘黄色的环卫工装像水洗过一样,颜色变深。她操纵着清扫车吸起路边的垃圾,有时遇到吸不起来的,就靠边停车,下车用手捡起来。

虽然电动清扫车两边不封闭,但酷暑难耐,史忠玲额头上止不住流下汗水,有时汗水会混合着防晒霜刺激得她睁不开双眼。“我们不怕高温,就怕大家乱扔垃圾,有时候有人随手把垃圾扔进绿化带,那里都是矮灌木,只能探进身子去清理。”史忠玲说。

三伏天,他们为农田“解渴”

“通了电,有了水,农田有救了。”浑身湿透的国网辽宁彰武县供电公司运维检修部主任马世全说,“农业生产从‘靠天’转向‘靠电’,我们顶着太阳干活也成了常态。”

入伏后,辽宁多地高温不断,降水减少。越来越多村民采用机井抽水人工浇灌,多地配电线路、变压器持续高负荷,面临“罢工”。眼看农作物“渴”得发蔫,辽宁多地供电公司迅速采取措施,扩大供电能力。

7月下旬的一天,彰武县兴隆山镇东高家村的室外气温超过30摄氏度。施工的电力工人们身着长衣长裤的工装、还戴了双层手套,汗水不断从鼻尖、脸颊、额头渗出。汗水的浸泡下,藏蓝色的工装“变色”了。“这铁架子被太阳烤得滚热,稍有不慎就会被烫伤,为了安全,再热也得穿长衣长裤、戴安全帽。”马世全说。

营口盖州市九寨镇福利村的果树也因“干渴”而叶子发黄。7月28日,国网盖州市供电公司九寨供电所负责人王吉成正冒着酷暑帮助村民架设专线。汗水从眉毛边滴了下来,但是他全然不顾,没一会儿,衣服上出现湿湿的汗碱。经过2个多小时的努力,用于果树灌溉的打井用电成功接通,机井喷出的清水汩汩地流进干渴的果园,被晒得发蔫的果树终于“喝”上了水。

标签